【胡筒儿】北欧神话 冰与火交融演绎的史诗

国风:

伊米尔活着的远古时代,


没有沙或者海,没有汹涌的波浪; 


世界没有大地,也没有天空, 


只有那开裂的、寸草无生的鸿沟。


—《西比尔预言书》


 


在北欧神话中,世界之初的创造,就是冰与火所交织出的篇章。虚无荒渺的世界和寸草无生的鸿沟金伦加,还有分布在鸿沟南北的两个极端的国度:北方的终年寒冷的雾与死者之国尼弗海姆,还有南方的火之国穆斯佩海姆。穆斯佩海姆飞散的火焰乘着热风,吹向北方永冻的冰层,溶化了它的表面。黑色的水蒸气不断从冰层表面涌起,成为一团团的霜,包围着冰层,不久,霜气又受热凝聚成水滴。于是在这冰与火交织所形成的雾气中,诞生了霜巨人之祖——尤弥尔,还有一头名叫奥德姆布拉的巨大母牛。尤弥尔以母牛的乳汁为食,而母牛则是舔舐冰霜上面的盐粒。后来尤弥尔的腋下生出了一双儿女,他们交配繁衍,形成了霜巨人的种族;母牛奥德姆布拉从冰层中舔舐出一个男子布利,布利生下了儿子包尔,而包尔与女巨人结婚,生下奥丁、威力和维三兄弟。后来他们杀死了尤弥尔,用他的身体创造出了世间万物,连尸身上的蛆虫也一点儿没浪费地将它们变成了侏儒与地精。


 


那时在巨人尤弥尔仍然活着的时候,还没有天或者地,海或者陆,目及所处一片白茫茫的冰霜,正如同古斯堪的纳维亚人与凯尔特人刚刚登上这极北的土地时所看到的一样。只是偶尔,间歇泉中一些小小的火山爆发,将水柱送上天空,然后混合着白色的蒸汽再下落的节奏使得这一片极北的荒凉土地不是那么的寂寞。


寒冷和温暖的对比是这样强烈,也无怪乎原始的冰岛人会设想这个宇宙是火与冰混合着而造成的了。而在那之后的很多年,当世界早已成型,而土地上也布满着大大小小的王国的时候,大地上已然行走了许多游吟诗人,用他们的声音与弦琴,经历数百年的时光,将这在冰火中诞生的,那个我们所不知晓岁月中,北欧的文化、风俗及原始宗教以神话的形式口耳相传。


如果说南方神话中最多的是莺歌燕舞美好祥和,爱情诗篇幸福美满,那北欧神话拥有的,仅仅是诸神间的战争。北欧的诸神给予了人们一种好战的印象,动辄干戈相向,而通观全篇,似乎他们无时无刻不在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斗争。从开天辟地始于诸神的谋杀案,直到世界的最终灭亡,甚至连原初巨人尤弥尔都生自冰火相碰撞后的水滴与霜。但这也就反映出了北欧的自然环境——冰封的冬季阴暗而漫长,一年下九个月的雪,另外三个月下冰雹。北欧人以农耕、畜牧、狩猎与捕鱼维持生计,而这样的生活本身就是在战斗,北欧神话恰恰也正好将这一切反映了出来,是这个时代的产物。


在维京人全盛的时代,西元八到十一世纪的时候,由于人们期盼战争的胜利而强化了对神祇的信仰,而他们当中从事贸易的商人也同样日益崇拜拥有智慧与计谋并以此取胜的奥丁。他们的生活不久变得逐渐富足,阶级分化明显,奥丁也逐渐坐上众神之王的宝座。再后来北欧神话信仰随着基督教传教而逐渐销声匿迹,但却留下了诸如托尔、弗雷以及其他一些神祇的神像,以及刻有古老的鲁纳文字的石碑、武器和珠宝饰品等遗迹使后人探寻。


 


 参考书籍及资料:


《诗体埃达》 《北欧神话ABC》 维基百科,《西比尔预言书》 《图解北欧神话》 《进入北欧神话的世界》 《欧洲神话的世界》 《从神话到小说——哈丁古斯的萨迦》


 

评论
热度 ( 10 )
  1. TITHENLASS国风 转载了此文字

© TITHENLASS | Powered by LOFTER